查看: 945|回复: 0

飘过那道梁的秧歌 四川/夏 杨

[复制链接]

41

主题

42

帖子

23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7
发表于 2022-8-24 11: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夏杨,东汽职工,喜欢书法诗文,有散文发《作家村》《东方作家》。
  春节时分,小山村热闹非凡。每当䥽鼓隆隆回荡,板胡韵律彻响,人们在欢乐的节日里沉浸,感受着剧情变化带来的喜怒哀乐,演员们吼唱着西北人熟悉的腔调,那叫个“带劲”,秧歌飘过的那道梁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华夏儿女都喜欢过春节,山村里人们更喜欢过新年。刚过腊月八,大家便急着扫房搞清洁,四合院里焕然一新;杀猪备佳肴,厨房里热气腾腾,房顶上缕缕炊烟闻起来都是香的,仿佛在寒风里与雪花激情融合。全家总动员,各忙各的,连孩子们都忙着盘算着压岁钱来路与数额。女人们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因为山里的男人很少下厨,他们在忙着置办烟酒,打纸钱,准备柴火。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喜好秧歌的男人们会抽空去练唱秧歌曲子,这些曲子大部分是往年唱过的,新的一年或许会增加些新的曲目。多年以来,好像唱秧歌已是是男人和孩子们的特权,女人上台唱秧歌会被说三道四,最近几年有所变化,唱秧歌的女人多了起来,甚至有点角色互换。
  练习秧歌作为一件大事在村子里盛行多年,并未衰退。如果谁家接待练秧歌的唱家(村子里人们习惯用这个词尊称他们),也算是一种荣耀,提前在炕桌上准备了烟酒、茶水以及食物,演员们随时可以享用。恍惚间,依依呀呀……你会听到有人清着嗓门,这些嗓门或许一整年都没唱歌了。如果你在“练歌房”,这里的歌声会让你迷离痴醉,也会让你振奋激昂,时而有五音不全者,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曲子,但不论歌声如何,快乐是他们共同的心愿.
  村子里谁都可以吼两嗓子秧歌,我们家可以说是祖孙三代都会唱秧歌,祖父喜欢唱秧歌,父亲秧歌唱得好,特别是丑角,那是几村人的共识。我和兄长在父亲的带领下,从小也跟着唱些小曲,抹上油彩,摇着舞姿,嗓音清脆,也算是台上一员,我们唱过的秧歌有《绣荷包》、《南桥担水》、《十里亲》等几十首小曲,后来我也学着演丑角,虽然自我感觉不错,但比起父亲的唱功,却是相差甚远。
  好多年不唱了,但是现在哼起这些韵律,还是别有一番滋味,至少留给我许多美好的回忆。新年初一大门开,吉星送进财福来。人们走亲访友,三朋四友聚在一起小酒,共话桑麻,也算是安乐幸福。
  欢庆之余,大约元宵节前几天,村里的头等大事将拉开帷幕,那便是闹秧歌,耍社火,这是大家共同的期盼,因为闹秧歌才叫过年。秧歌开始的头第一晚上,头人们(对秧歌负责人的简称)带着秧歌队去本村庄对应的庙宇进贡神圣,无论有多寒冷,无论大雪纷飞,认真地给神舞龙打狮唱秧歌。后来的几天,秧歌活动将会在不同的村庄进行,各村的秧歌队伍要给双方的村民耍秧歌,彼此互换演出,也能受到对方的热情款待,从而增进村庄之间的感情。
  唱秧歌往往在舞龙、打狮环节结束后开始,观众很多,可能是来自几个村子喜好者,男女老幼自然围成一圈,圈内边上坐着乐队,中间的场地便是“戏台”了。也有些较大较富裕的村庄专门搭台唱戏,唱秧歌,场面算是霸气十足了。台下观众越多,台上的唱家唱得越有劲,他们的表情掩饰不住内心的自豪,唱作念打表现得游刃有余,观众便饱眼福了。
  为了生计,常年在外,许久没回小山村了,更没唱过秧歌了。每当哼起那些令人回味的曲子,我的思绪总会飘上那道山梁,那道梁上有我童年的欢声笑语,还有我可亲可敬的父老乡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