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89|回复: 0

文人的江南 四川/曾昌盛

[复制链接]

41

主题

42

帖子

23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7
发表于 2022-9-30 14: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昌盛:四川中江人,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从学于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刘新德先生。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德阳市书法家协会理事。德阳市首届“三星堆文艺奖”获得者。《中国书法》评全国中青年500强。
文学作品在《艺术主流》、《德育日报》《德育教育》《西部》《川西映象》《德阳印象》《菊花石》等发表。

     历来我对于文人士大夫,有一种发乎内心的尊重,他们“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一杯清茶,一间竹屋,三五知己,在清风雅静之所把玩那发乎心灵的书画,吟赏风月,登山钓水,在世俗以外寻一个天堂,好不自在。我们无法企及,只能景仰膜拜。他们的心是静的,没有那么多浮华的东西叨扰,故而在千百年的淘漉过后我们依然见到了他们曾经在宣纸上留下的痕迹,那是他们对自然万物的心灵契合,可以纵横历史,传承流光。
    尤其是在江南,在江南的山山水水里浸泡过的思想和文化显得异常的柔软,令人心生梦幻。
    我所向往的江南是于“采莲南塘秋”的季节,荷叶田田,一碧万顷,和着白居易和纳兰容若的词意,轻踩步伐,生怕有笨拙的响动和不和谐的音调打破这份江南的韵致。江南是在梦里的,是戴望舒彷徨的彳亍,手抚斑驳的篱墙,在雨巷的尽头找寻怀着惆怅的丁香一样的姑娘;江南是在烟雨里的,石桥外,垂柳中,隐约行过的油壁香车飘逸一缕朦胧的诗意;乌篷船荡漾的是几千年的神话传奇,那里可以倚窗听桨诗书漫卷,那里可以琴弦轻抚清酒小酌,那里可以遥对青山望月怀人,那里可以于湖山掩映间舟行画图。江南是极柔软的,轻纱溪浣,竹林清歌,水石相吻。浅浅淡淡似弹词的侬音,又似那昆曲,慢慢悠悠,哼哼咿咿,层层相织,而成细腻而委婉的一匹丝绢,明丽而轻柔。轻柔了女子的肌肤,轻柔了壮汉的眼神,轻柔了来往的文人商贾,就那样迷醉其中,不知身在何处,梦耶?仙耶?
    对于一个被粗犷的豪迈的狂野漫浸过的俗夫,是断然没有勇气踏足这块诗意的土地的,所以只是虔诚的向往,那一片鹫峰云敛的飘渺仙境,那一片千年桂月倒映的塔影湖光。我不知右军为何寻山阴之地建兰亭曲水流觞,借和畅惠风仰观宇宙之大感生死之重;我不知林和靖为何栖隐孤山修庐养鹤,着淡墨临溪种梅画瘦硬风神;我更不知弘一为何弃举国潇洒之名落发虎趵,皈依佛经,戒律精研。江南悠游,才子佳人,君不见伯虎纨扇题诗桃花庵里桃花仙,君不见落拓天池放荡不羁笔底明珠闲抛闲掷独立书斋啸晚风,君不见西施湖畔浣纱鱼沉采莲清歌惹人醉。是时我才想起纳兰的梦江南江南好,真个到梁溪。一幅云林高士画,数行泉石故人题。还似梦游非。”尤是那三月,江南草长,莺乱飞之际,驻足湖泽,纵马长堤,怎一个快意了得。
偶然间在网上熟识了一位叫维芳的先生,生于斯长于斯,令人艳羡不已。初始我以为是一位女子,想象他可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湖桥清唱,或者青袍长袖踩着娟秀步子的江南才者,或者是在江南的青石板上撑着油纸伞姗姗而来吟诵李易安哀怨词的一位长发秀美身姿婀娜的女郎。而后在聊天的时候提起喝酒的事,贸然问起,方知是一位造船的壮汉。在江南的意象里,竟然连错误也如此美幻。
我喜欢写小字,专注于字的流美和清雅,求其书卷气之秀逸。也喜观江南画手的小品画,简单的数笔,勾勒出蝴蝶蜻蜓、水草荷叶、瓜果虫鱼,都极尽墨晕之能事,颇有灵味,亦极富空间感。在网上和生活的周边已司空见惯那种“纯”画家的八尺六尺的笔墨,看起来是独具“匠”心,极尽安排,所谓技法的东西处处可见,实为粗鄙造作。或许他们是为了迎人口味、遮人眼目,他们表层所谓的技术已掩盖了他们的心灵,他们的面貌已经吞噬了他们的思想,所以他们千篇一律的制造,复制出磅礴的空洞。维芳先生描物绘形很是细腻生动,极有情趣,赋予物象一种可人的情感,似从中可窥见微观世界的某种哲学。我喜欢看他画的枯荷游鱼,能够让人了解到生命的蜕变繁衍,在生命的枯败里种下张望的期冀,叶子呈现出的是多么硕大的凋零,游鱼的眼睛又是如此的渴求生的气息,在他的笔下看到了生命的承接和轮回。他所画较多的花鸟都极其简静,没有多余的笔墨,似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一枝一鸟足以表现整个冬季的物类生活的艰辛或者秋季鸣声上下的寂寥,抑或是于春回枝暖的悠扬与暧昧。似与八大通灵,恰到好处。江南文人的笔墨里绝对没有拖沓或者庞大,那些都不是江南的味道,江南文人要的就是这样的婉约和清丽,要的就是这种对生命的哀怨的轻吟,就如兰花,清香馥郁,逸气轻吐,来得恰到好处!尽管是小品,你看不到那种大漠孤烟的苍凉和群山巍峨峰峦起伏的豪壮,你也不一定能见到那种雄沉老辣的盘枝错节,但这就是小品的魅力:不在多而在巧,不在浑厚而在清逸,不是美声,而是江南小调。
无论古今,无论身处何地,真正的文人都有这样的江南情结。他们都希望演绎一段唯美的才子情致,可以说,每个文人心里都有一段江南。传统的梅兰竹菊早已走入他们的庭院,走进了他们的书房,他们的情操气节与之相契合为一。于是他们才把这些清雅的物什都装进了图画,才有了图景的气格。例如潘天寿的桃,丰子恺的风物,白石老人的蔬果,吴冠中的烟雨江南,都在轻描淡写间以寥寥几笔便勾勒出物象的灵魂真味。书画同源,说到底,都要淡泊了心性,寻到了自己心灵的那片柔软,在那里才有至深灵妙的笔墨世界。
                                                     


书法作品入展入选:
第六届全国新人书法展
第六届全国楹联书法展
全国“铁人杯”书法展
全国“王安石奖”书法展
第三届全国草书展
第二届全国西部书法展
首届全国册页书法展
第二届中国书法草书展(选)
首届“邓石如奖”书法展(选)
第三届商鼎杯书法展(优秀奖)
首届“八零榜样”双年展
首届全国“孔子艺术奖”书法展
四川省第四届书法展暨谢无量奖书法展
四川省第五届书法展暨第二届谢无量奖书法展(优秀奖)
四川省第五届书法新人展(一等奖)
四川省首届青年书法展
全国永远跟党走职工展
全国“王铎杯”书法展
第三届观音山书法展
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墨迹爨乡邀请展
湖南、四川青年书法学术交流展等
书法作品发表于《书法导报》《书法报》《中国书画报》《北京晨报》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