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70|回复: 0

我在西塘等你

[复制链接]

123

主题

149

帖子

96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968
发表于 2023-5-19 22: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锡挺 于 2023-5-19 23:00 编辑

我在西塘等你
西藏/周越
    这是柯泽到西塘第一天,到车站下车的时候已经接近晚饭时间,经不住骑人力三轮车的老汉满脸风霜的吆喝,柯泽坐上了嘎吱响的三轮车。
    经过与老汉的闲聊,得知景区里有极具特色的旅社,于是柯泽叫老汉直接把车骑到了景区门口。到了目的地,老汉并没有向其他景区旁的生意人一样漫天要价,这让柯泽心里对这江南小镇又增添了一份好感。
    背着包在小径上行走着,一次眼神不经意间的游走,柯泽看到了这家充满古典韵味的首饰店,它的店名普通但别致——我在西塘等你,正待柯泽开始因这个店名引发联想的时候,橱窗里隐约飘忽而出的清脆乐声吸引了他。柯泽举步向前,上了两梯石阶,站到门口才发现店中此时空无一人。环顾店铺,装修的倒是古典优雅,给人一种悠然惬意的感觉。柯泽默默想着,这小镇果然安然淳朴,要是在大城市里,店家哪有这般放松的敢随意走人,也罢,下次再来也好,既无人,自己也不便独自呆在店中。随即出了店门沿着清幽的石板路一直往前走去。
    早些时候,背上简单的行囊,带着孜然一身的轻松,柯泽只身一人出发来到这枕水小镇。不用任何人相伴随行,完全凭自己的心情喜好随意行走,旅途的惬意和陌生环境交织所产生的新奇感,有时候就像烟草中的尼古丁,容易使疲惫的人上瘾。所以柯泽像生活在在喧嚣都市中的其他人一样,喜欢旅游多过假面赔笑的应酬交际。
    脚下的青石板因为潮湿而略微打滑,柯泽的登山鞋有很好的抗滑效果,所以不必像旁边的女孩一样小心翼翼的提着裙角走路。一路沿着烟雨长廊走过来,很多女子都穿着风格颜色各异的长裙,不同的颜色和面料,搭配在每个女子身上,有着不同的韵味,或柔情,或婉约,或清新。总有单身或结伴而行的男子,用善意的眼神微微笑着打量着周遭的女子,也有些许摄影爱好者,拿着相机,一路走着寻找柔美的风景,遇到那些可爱的女子,就连同水墨江南的背景一起收入相机中,个别热情又不怕拒绝的,也会上前借故搭讪,或者要求合影。
    柯泽是个性格有些淡漠的男人,准确的说,是善于隐藏自己,或许在社会上打拼多年的男子,都学会了这种不动声色的技能,慢慢的时间长了,这份沉稳内敛也就融入了性格,不再有当年凌云壮志的豪情,不再有不顾一切的冲劲,也不再有青春年少时对感情的那份期待和憧憬。
    或许,每一个选择来江南小镇的旅人,心中都有一个蠢蠢欲动的江南梦吧。
那些停在十八九岁的情惆怅,那些斑驳在墙壁上的时间,那些关于江南的爱情故事,关于婉约风情和浓墨情深的故事,以及安静流淌过的历史气息,都让人深深的为之陶醉。
    这是一个温暖洋溢的小镇,很容易在每个人脸上看到发自内心的微笑,那种真实感,是在充满生活磨练和算计的都市中很难触摸到的。
    一路顺着长廊走下去,柯泽发现了很多隐藏在狭小弄堂里的客栈,墙上的前卫语句和环境氛围预示着这些是年轻人开的店,实在是很有意思,柯泽走进一家名为“遇见”的客栈,客栈牌匾下面有一句话:你会遇见谁,谁会遇到你?柯泽心中默默一笑,不由得问自己,我会在这里遇见谁呢?
    旅社简易但精致的前台里坐着一个平头小伙子,见有人进门便起身笑脸相迎。安排好了房间,小伙子又认真细致的给柯泽介绍了一下景区的概况,了解了大概之后,柯泽给平头小伙道了谢,带着已经咕咕抗议的肚皮,向古镇繁华处进发。
    经过一座横跨的石桥,桥头有一家旅社小伙推荐的豆腐脑,一把已经模糊到看不清颜色的遮阳大伞,搭着几张简易老旧的木桌子,混杂着吃的不亦乐乎的食客们,天南地北的口音和卖豆腐老者粗糙的双手所交织,搭配着老房子和石桥小河的背景,也是一副独特的水乡画卷。
  当柯泽呼哧呼哧的喝着第三碗豆腐脑的时候,从桥的那头响起了一阵悠扬的音乐声,接着就周围就有人随着乐声看过去。“咦,有人跳舞诶!”隔桌视线没被桥身挡住的食客对大家说着,柯泽顺着喉咙把最后一口豆腐脑咽了下去,蹭的一声站了起来,走到了能够看见对面的位置。
    一袭垂坠的古装白衣,黑亮光泽的头发长到腰际,从头发中段用红色的头绳束了起来,纤细的手臂在宽松的袖子里缓缓舞动着,长长的袍子垂在身后的青石板上,从领口到袖口全是一溜边的红色,映着纯白的长裙,仿佛古画中走出的美人,伴随着清脆的音乐舒展腰肢,周围围观的人好像都与她无关,依然那样从容优雅的舞着。
    “第一次遇见了你,像是在我的梦里,蒙蒙细雨,月落乌啼,那是我一生最美丽的回忆,幽幽曲笛声,应着窃窃琵琶语,声音萦绕在我的梦中不愿散去”
    歌曲的语调越发熟悉,半响才想起在那间无人的首饰店里方才听过,随着古装女子的拂袖转身,柯泽也看清的她的容貌,细细的柳叶眉,似一潭碧波般深邃的眸子泛着清澈的光彩,一丝笑意绽在红唇边,满满的风情随着舞衣渲染开来,围观的人群无不拍手称快,一曲毕,女子毕恭毕敬的对着围观的人群作了个揖,用温柔的腔调说道:希望这曲《姑苏行》能够博大家一笑,还请大家多多关注小店“我在西塘等你”,谢谢大家捧场。
    这真是典型的江南美人,风姿卓越,脱俗但不傲气,清丽又大方,如此美景美人,甚是让人陶醉其中。
还不及柯泽慢慢回味,女子已经在一连串目光的护送下离开了。这样风采的女子,怕是很多人都赞赏不已的吧。柯泽不禁这样想着,脚步却随着女子远去的方向慢慢移动着。
    再次来到“我在西塘等你”门前,小店里的柜台前站着几位挑选商品的顾客,旁边一位穿牛仔裤扎着马尾的女孩在耐心的介绍着,柯泽进到店里,看着印染蓝布做背景的墙上挂着的首饰。各种种类繁多的饰品,颜色各异的水晶,充满民族风采的鲜艳大耳环,还有很多柯泽说不上用途的饰品,挂满了小店里的墙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檀香的味道,厚重而纯粹。
    “你好,请随意看,有需要就叫我吧。”扎马尾的女孩对着柯泽友好的笑笑。“嗯,……好的”支吾了半响,柯泽也没有问出已经到口边的那句话,于是有点懊恼的继续打量着店铺。不多时,其他顾客都陆续出了店门,在这空当,柯泽貌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刚才在桥边跳舞的女孩是你们这的吗?”“噢,她呀,一会就来,你等一下啊。”感觉马尾女孩并不反感自己的问题,柯泽接着问了下去:“这店的老板是谁呢?”“你是想问她吧~!”女孩并没有回答柯泽的问题,而像是看透了柯泽的心思一般,扑哧一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接着说道:“莫黎跟你一样,是来这旅游的。”
    也许是女孩子都对笑容明朗阳光的男子有好感,所以柯泽很容易就从闲聊中得知了莫黎的事情。
    莫黎,是店主马尾女孩林溪的大学同学,像热爱生活一般热爱舞蹈,是个自由洒脱的女子,石桥边的舞蹈,已经持续了一周,今日是最后一天,而莫黎,明日也将离开西塘。    两人聊的兴起,全然不觉一袭紫衣的莫黎已经盯着他俩打量了几回了。知道是方才那舞蹈的女子回来了,柯泽有些紧张的抬起头来,对着莫黎柔和的眼神微微一笑。莫黎的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你好,我叫莫黎。”        “我从北方来的,柯泽。”
    柯泽是典型的北方人,面部轮廓有型,清亮眼眸的下面有着俊秀挺拔的鼻子,身材高大而魁梧,彬彬有礼的态度,良好的涵养让柯泽的钦慕者很多,其中不乏样貌可人,性情温顺的女子,可眼看就要接近而立之年,能让他心潮澎湃的女子却依然没有出现。
    在物欲横流的都市中,因种种际遇相遇相知的人们,已经被各种浮夸浮躁的思想充斥了全身,蒙蔽了原本清净的心灵。使得相知、相爱,逐渐变成了不能细说的伤痛。有许多人,早已把爱情演化成了对金钱名利的抉择,更多的人,已经丧失了追求真爱的勇气。
    因为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柯泽也相亲过,最初也幻想过能遇见让自己心动的女子,可每次见面的朦胧期待,总是被女方含沙射影的关于住房,存款的各种经济问题恼的不厌其烦。几次相亲下来,柯泽变得对相亲这种快餐似的相识极其反感。也许,越是条件优秀的男子,越是喜欢清静洒脱的女子,期望相爱的两人既可以有情饮水饱,也可以富贵不相移。
    柯泽是真性情的男子,尤其欣赏三毛一样的女子:我要是不喜欢,百万富翁我也不嫁;我要是喜欢,千万富翁我也嫁。
    柯泽良好的涵养和谈吐很容易就赢得了两个女孩的好感,三个年轻人当即约好晚上到酒吧一条街的小酒馆里继续畅谈。
    夜晚的西塘在依稀灯火的映衬下分外含情,细软的雨丝纷扬落下,落在倒影重叠的小河中,落在古旧青石板的幽寂青苔上,落在游人如织的墨色夜幕中。
    到西塘的男男女女,晚上总是喜欢相聚在酒吧里,感受属于年华的自由时光静静流淌。柯泽三人围坐在“如果”酒吧的木质高脚桌上,安静的听带牛仔帽的歌手用喑哑的嗓音唱着迪克牛仔,到情深处,所有的人都跟着强有力的乐声哼唱起来: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当爱情已经桑田沧海,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莫黎摇晃着杯里的鸡尾酒,细长的黑色眼线显得眼神越发迷离起来,柯泽目不转睛的盯着出神的莫黎。不知道怎么的,莫黎的出现让柯泽心中泛起了阵阵涟漪,看着莫黎清澈透亮的眸子,只一瞬间,就让柯泽相信了一见钟情这个老旧煽情的词眼。
趁着林溪河莫黎嬉笑打闹,柯泽走到了表演台上,对着歌手耳语了几句,从歌手手中接过了话筒:“莫黎,在石桥边看到你跳舞的那一刻,我已经喜欢上你了,或许,一见钟情,就是我对你所有的感觉。
      我为你唱上一首歌,能够博你一笑,我就满足了。”话未说完,台下的起哄声,掌声和善意的笑声就满满的充满了酒吧。
“忘了是怎么开始,也许就是对你,有一种感觉,忽然间发现自己,已深深爱上你 ,真的很简单,爱得地暗天黑都已无所谓,是是非非已无法抉择,没有后悔为爱日夜去跟随,那个疯狂的人是我……”
    柯泽在台上深情的演唱,如水一样深情的目光穿过人群,定定的望着已经傻掉的莫黎,说不清莫黎的表情,在昏暗的灯光里柯泽也看不真切,不过,只有这样直白的表白,自己才不会感觉到遗憾吧。
    回了小桌,柯泽能隐隐感到林溪和莫黎的目光有些许不同,不知是自己的表白让她感动了吗?想到这里,柯泽开心的和林溪莫黎碰了碰杯,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时间不早了,三人缓缓的离开了喧闹的酒吧。
    走在凌晨的街道,呼吸着潮湿冰凉的空气,几个人在回去的路上一路默默无言,柯泽心中有些打鼓,不知是自己的深情表白冒犯到了莫黎吗?气氛有些尴尬,很快就到了“我在西塘等你”门口。莫黎在柔和的月色中对柯泽笑笑说了道别,就和林溪一道进了屋。
柯泽躺在旅社的雕花大床上,忽然想起莫黎明日就要离开,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懊恼自己没有留下莫黎的号码,辗转不能反侧,迷迷糊糊的躺到天快亮才睡着。
    柯泽睡醒的时候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心中不免有些忐忑,用极快的时间洗漱完毕快步到了“我在西塘等你”。林溪坐在店前的石记号凳前,面朝着小河发呆,听到了急促脚步声,转头看到是一脸焦急的柯泽,也没有说话。
    柯泽问到:莫黎走了吗?林溪默默一笑:莫黎走了,过几天结婚呢。听到结婚两个字,柯泽呆在原地,许久没回过神来,难怪,昨晚莫黎和林溪的态度有些奇怪,原来如此。
    林溪望着柯泽:有的时候,最美的遇见,就是不要再见,你说是吗?柯泽点头,跟着重复了一遍:最美的遇见,就是不要再见。残缺的遗憾永远是最美的。
    小店的牌匾上写着:你会遇见谁,谁会遇到你?谁能想到,在这短短的时间,柯泽遇到一个心动不已的女子,可是却无缘再见。
    或许,相遇,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不知道何时再能相见。
最美的遇见,就是不要再见。
    作者简介:
    周越,女,90后,岀生德阳。有小说《焦糖玛奇朵的泡沬》《现在流行离婚》《世间再没有人这样爱我》发表《东方作家》《作家村》等,有作品收入《西部作家新人佳作选》等。现在西藏林芝工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